全站搜索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诗词书画
桉树之歌(摘选)

【页面调色版  】 【打印
发布时间: 2017年07月16日 来源: 洒渔河 点击次数:5


桉树之歌(摘选)

 

*

我也是棵疲倦的树

我也是土地的一部分

站在这里啊

原来我一直都不知道

我也是个正在酝酿的梦

冬天了

这一切很盛大

无数的花冠

无数的小小村寨

在桉树的梦里漂浮

啊你是一棵真正的树

214国道上

你们是真正的树

那么柔绿,暗蓝

还开玩笑般嘶裂着唇

 

*

相信桉树是一个谜

此生是一个谜

我不知道桉树的所在

桉树在哪里

桉树会说什么话

桉树在想什么

它不一定心情复杂

它不一定喜悦非常

桉树在世界上太多了

可我还是看不见它……

它真的很可爱

表现了你的举止,你笑一笑

你驻足在它宽广的树影下面

抽着烟,想着女孩,想着母亲

和失踪的父亲

它格外的要让你被它感动

它吹着雪花般的蒴果花瓣

它吹起粗糙的香味——

那困顿而迷人的桉树味

它撩动着纷乱又整齐的叶子和枝条

足以让你

把那个谜团般的自己忘掉

啊桉树

我今晚没有找到通向你的那条路

我只找到人群

和人群的笑语

风吹着这个夜晚

你很遥远,你是那么迫近

你与天空一起,那么迷人

你与山岗一起,那么迷人

你与我的繁星一起,那么迷人

 

*

桉树与我是个酒鬼有点相像

有时就都趁着雨,躲在雨的深处

有时我们是这个城市里的酒徒

带着点村夫的鲁莽,别人看不出来我们是酒徒

带着点深沉的气质稳坐在大路边

有时会取笑世界太干净、有时

则对着云中的阳光——

极度的贪婪和奢求着

 

*

一棵大桉树,在路人眼里它与电杆没区别

独自矗立在拥挤的民房之间;

我心彷徨,我心战栗,

我惧怕风在此吹过,把桉树的影子压向我

把它的浓烈的味道覆盖我;

一棵桉树,对我就是一阵狂风

让我憔悴不堪、迷醉到底

 

*

婚姻也还不能触及,暮色中

我躲在桉树下面,你还不能触及

我来到一个没有你的村庄,听风唱歌

听母亲们讲述她们的风流情事;屋檐

有了一些雨水,听她们讲述你的逝去

 

*

你们都已经调转身,而我从来都没渴求你们

我渴求的是,站在高高的山谷,你们路过时

我就那样站在没有边界的高原——荒芜围满的高原

我不是光不能帮衬你们,我不是雨,也不能挨近你们

我不能喂饱自己,我是困倦的心思

是哀怨的模样,走在你所仰慕的高原

我怀念的桉树们、你们,

我不能怀念得太久,写不成诗的情义,

看不到的河水的咆哮翻滚,我不能怀念你们很久

 

*

喔,那些人继续瞻仰着日出、瞻仰生活,

喝醉酒的时候,是他们最想哭的时候,

爱上一个陌生女子的时候,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候。

喔,那些人一直想拥抱自己,

一直想对某个人好,一直喘着气,自豪又骄傲。

……喔,阳光下的桉树。它是笑脸的一部分,

它是你们眼泪后面的一片景色。

你的自爱一直对你还好吗?

你承受的别离一直在向你索要答案吗?

喔,桉树,

大家都在说,那总是看不见得不到的一部分。

 

*

天黑了,你就用世界黑暗的旷野抓紧我

用那人们说的——枝条的沧桑的色泽

漂浮着我的幻想,吞没我的脚印

吞没那曾经不断探头仰望你的我

……

你或许还不知道,在这个人的世界里

还包裹着一颗纯粹的心;在黑夜里

它抱紧全部的绝望:随你四方流落

 

*

云南高原,只是峰顶

群峰之间,挤满我们,以及我们铸成的过错

它们全部都熠熠生辉

像不同村庄的相同贫寒堆积在一起

像狰狞的死神,堆积在一起

那是经不起我们审判的生命的原点

有时,它们只在大风的手上沉默成谜

 

*

我总是希望能更靠近你们一些、更了解你们一些

无动于衷的我依然只是怀抱着好运和希望。任夕阳惨照

任春天和每一天的时光离我更远。沉默者们啊沉默

沉默变成了我笑看余生的招牌动作

 

*

我依然是那么的胆怯,

我还是那样的

不敢想起你

忧伤一定会挫败一个人

他会藏好奢求与追随之心。

然而你也和我一样吧

你也比我更激烈地要求着吧:

喔那雨中穿过的光、沙灰里筑巢的燕雀

喔是这样的吧,既然不死就顺从了别离

只能一个人喝着酒,看着山听着马帮往转

我今日今时不存在啊,你品尝着衰老病死

我也躺在昏暗的光芒之底

春天交集起游荡的各个我们,但,

是哪个谁,才会为你在这里集合

 

*

想看见你。开始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想看见你

雨停了,从雨中走出来的人想看见你

生命呈现在此:你呼啸,我静默

 

*

湖水荡漾,阳光茫茫

风很热,高原很广

风在山顶吹过

我在风的手上

与你经过

其实不知道你在何处

但知道你深陷迷茫

你紧藏在年轻人普遍的理想里

你紧随那些高高的山梁,

你住在每座微笑着的村庄……

 

*

你最终被寒风吹绿

你最终低着头。

在村庄的歌谣中间

你很邪

你很有,不祥之兆

 

*

坚果在风中崩裂

根须在黑暗中伸展

这就是桉树,你所认定的沉默者

它们总在策动自己

而非坐等未知的旅程

 

*

靠在树上

黄昏,一个五月黯淡的雨夜之前

我开始相信那些被我伤害过的虚无

 

*

你不知道你躺在哪里

世界格外安静

森林召唤着鸟群

你只能

自己召唤自己

 

就在这里

没有回忆

但也没有安息

 

你不断抵抗烈日

你不知道这是哪里

 

*

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力量集中在你的身体里,

使你不断陷落

使你学会哺育自己的心灵

使你砸开了那些簇拥的枷锁

是什么样的春风引领你得到一片原野

是什么样的冬天让你快乐地站在自己的花丛里

又低头沉默

犹如炎炎红土

 

*

黑暗的雾,热烈的光

这是树林圣地。它的存在

不靠语言,不靠编造。

一切既成的事实不靠你的仰慕     

          

*

而土地上只有它们。雨中

只有那些成为事实的你和你自己……

大风的苦味燃烧着,是为了只有你们

 

*

我听到它们谈到了自己

它们努力蜕变,它们溅入光中

滑向河流,我听到那些情谊

秘而不宣

冬日昏暗的森林

你身旁失色的花叶

诗人终于明白

他所有手持的关于回乡

在全部时间,他坚持的迷乱

都如这古旧的街道,上面

总是装满我们

无需改变

 

*

有个人知道一些秘密,尾叶桉知道的,他都知道

龙川江漂浮着硫磺味,黑鱼河游着黑鱼

那些,都是失去方向的游子。桉树知道的

他们不必知道。在这个黑夜,得到的力量不断失去

在这个黑夜,有人看见那些

炫白色的枝叶,闪烁的光圈   

            

*

刚好喝了点酒。为什么喝不醉呢

喔,巨大的赤桉啊,请你给我一个答案

在这风中

或者只是给我一些轻微的回应

我只要一些些,轻微的回应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主办:全国林业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技术支持:中科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10-62570007
京ICP备10047111号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