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报刊杂志
门前那棵桉树

【页面调色版  】 【打印
发布时间: 2017年03月11日 来源:凤凰资讯 点击次数:8


门前那棵桉树

闵其彬(纳溪)

1962年,父亲从古丝绸之路的锁匙之地甘肃白银市带回一棵桉树苗,把它栽在碾盘山家门口的坝子边上。父亲与母亲结婚后一年,在不远的小山顶上修了3间低矮的茅草房,从此定居下来。

还未搬进新房,父亲把那棵桉树苗移栽在新房门前坝子边,房前屋后栽了竹子。为啥没多带回几棵呢?父亲说,那时桉树苗少,路途十分遥远,能带回一棵栽上,已经好得很了喽。

桉树长得快,几年长了10多米,高出房子很多。亭亭玉立在山顶上,就像是我家夺目耀眼的标志,很远也能看到。同时栽种的竹子,躲躲闪闪,好像羞答答的矮胖姑娘。

每年夏天,父亲都要搭起梯子,爬上桉树,砍掉一些桠枝,以使桉树长得更快。父亲摘下叶子,放到滚烫的开水里煮,舀到木桶里冷却后,让我们几姊妹喝。父亲说,这水可以治病,清热防感冒,不生痱子,尤其可以预防脑膜炎。记得有两三年脑膜炎流行,但我们家没人得过这可怕的病。

桉树越长越高,桠枝离地远起来,梯子搭上去还有很长一截距离,父亲不再爬树剃桠枝,让它自由生长。再说了,枝叶可遮风挡雨,减少对房屋的侵蚀,热天乘凉躲阴。

桉树傲慢地生长着,远远望去,就像一把撑天的巨伞。几年后,门前已是枝繁叶绿、茂林修竹的景致。雷雨季节,狂风袭来,暴雨倾盆而下,桉树呼呼呼迎风飘曳,就像婀娜多姿的少女跳起欢快的拉丁舞。

燕子在桉树上砌窝安家,繁衍后代。麻雀和一些不知名的鸟在树上扑哧扑哧、叽叽喳喳嬉戏打闹,繁密的桉树枝丫仿佛就是它们的王国。夏天,音安子(一种鸟,不知道鸟名,当地都这样称呼)从远方飞来,在树上纵情地欢叫,叫上好一阵,便飞走了。父母说,音安子叫是好事,天气要晴。

冬天,父亲把一筐萝卜捆在桉树上,两三个月,经风吹雨淋自然而成风萝卜。二三月间,拿几个下来煮烟熏火燎的腊肉,软、绵的风萝卜,香、脆的腊肉味经微风一吹,很远就能闻到,令人垂涎三尺。

桉树就像挺立的坐标,放学,往桉树方向走,觉得温馨。节假日,跟随父母赶场、走亲戚,回来的路上,远远地看到屹立的桉树,心里就有目标和方向感,很踏实,就像一艘飘荡在茫茫大海里失去联系和不明方向的船,突然间发现了一块绿洲。

桉树纤细秀美,修长直立,叶子似剑,碧绿深沉,脉络均匀舒展,纹络斑点清晰。在我心里,桉树浑然如一幅古色山水画。

后来,因为修房子,父亲砍倒了桉树。燕子飞走了,音安子高亢的歌声消失了,门前从此冷落。每每回到老家,我自然会想到那棵桉树,想看到燕窝、想听到音安子的歌声。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主办:全国林业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技术支持:中科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10-62570007
京ICP备10047111号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229